躍進全球市場

出處:天下雜誌第373期
一群再典型不過的台灣中小型協力廠「老闆們」, 十幾、二十年前隨著宏碁、英業達、東元等大企業下南洋打拚, 如今他們成功佔有當地市場,接上歐美日跨國公司的全球供應鏈, 發展出立足東南亞、佈局全球的「跨國中小企業」。

 

轉型 往附加價值較高產品升級

外商要求,成了中小企業繼續在東南亞佈局的共通點之一。生產各式銲錫的昇貿科技馬來西亞負責人李啟智就說,「早期的客戶都是台商,但後來都跑掉了,現在做的是當地外商客戶的生意。」根據經濟部工業局委託中華經濟研究院所做的台商海外投資研究報告,許多中小型供應商是為了因應歐美客戶分散中國生產風險要求,維持在東南亞的生產,以備中國生產出狀況時的支援。

不過,也是因為這些台商轉型做外商生意,推動生產自動化,往附加價值較高產品升級,接上跨國企業的全球供應鏈,讓他們愈長愈大,發展成「跨國中小企業」。同時也是鉅祥企業馬來西亞負責人的盧朝燃說,剛來的時候,做的是宏碁、東元等大台商的生意,後來獲得日本精密模具的技術轉移,從生產電腦硬體,轉型成生產數位相機與手機的精密衝壓零組件。客戶以日商佳能、新力為主,也包括諾基亞與摩扥羅拉在內。

鉅祥的廠房內,一排排工具機正壓製著各式各樣的金屬零組件。「這些設備都是從台灣進口的,」盧朝燃指著眼前的工具機強調,並忙著說明原料是從日本進口,鐵向中鋼買,產品九五%供應當地的外商組裝廠。

「數位相機中的六十五個衝壓零件,我們就生產了六十一個,」盧朝燃驕傲地說。 工具機巨大的聲響充斥著悶熱的廠房,看起來不是很起眼的金屬零件,一個接著一個掉進透明塑膠袋中,很難想像這個看起來像是黑手工廠的企業,是一個已經佈局台灣、馬來西亞、泰國、印尼、中國等亞洲五國,甚至在墨西哥也有生產據點,從七個員工,做到十七個工廠、近兩千五百名員工的「中小企業」。

今年,鉅祥以近三年營收成長二九%與稅後純益成長四六%的表現,在《天下雜誌》營運績效一百強中,排名第七十八。 也在馬來西亞的昇貿科技,已是台灣生產銲錫的第一把交椅,在《天下雜誌》營運績效一百強中,排名第二十五。

佈局 接上跨國企業全球供應鏈

鉅祥與昇貿只是總部在台灣,佈局東南亞「跨國中小企業」的其中兩家而已。 總部位在新加坡的赫比科技( Hi-P ),則是在東南亞生根,佈局全球的另一種典型代表。

從一九八 ○ 年創業到現在,赫比已經成長到擁有手機、家電產品與電腦、汽車零件代工三個事業群。去年營收一八一億,成長三三%。

目前主要是替諾基亞、微軟、 Seagate 、吉利等歐美跨國公司做OEM與ODM代工。同時也做從設計、零組件生產到組裝的垂直整合製造服務。「除了LCD之外,我們全部都做,」赫比執行董事長兼總執行官姚曉東拿著手機對我們說。

雖然市值只有一六五億元,但赫比的生產據點及技術服務中心已經遍及亞歐美三大洲、八個國家。「我們是真正做到全球化與區域化,」姚曉東強調。

赫比得以成功地接上跨國企業的全球供應鏈,姚曉東解釋,「是因為赫比逐漸向上升級,從單機、零件,做到整合服務。美國掌握品牌、研發、通路、行銷,我們可以做中間的整合製造與服務,甚至做設計和一些通路,雙方各取所需。」

姚曉東同時強調,「不是一個策略可以用一輩子,要因勢利導, identify yourself 。」 除了鉅祥與赫比,奐鑫也是第一波外移台商的其中一家,在東南亞奠基後,在中國、全球擴展,成為營收一八 ○ 億台幣,員工一萬八千名,與鴻海並列世界第二大電腦機殼廠。雖然一九九七年就在新加坡上市,但一直到去年才被媒體揭開神祕的面紗。 目前,這群台商「跨國中小企業」有二十幾家在新加坡、馬來西亞上市,四家在越南。

問題 台商走出去,但錢回來不夠

從東南亞奠基,然後到中國、全球擴張,並在海外上市,很多已不再經過台灣,似乎成了東南亞台商的共同模式。 「大部份在台灣沒有據點,是留在東南亞中小型台商的普遍現象。大家都來自台灣,但是在外地創業,」丁重誠說。 因此,說他們是台商也好,不是大家所熟知的「正港」台商,似乎也通。「台商協會的本質可能都要重定了,」新加坡台北工商協會會長施至隆說道。

目前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及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的蕭萬長認為,台商其實在亞洲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力量,因為在全亞洲看不到任何國家的商人像台商一樣,人數這麼多,商業觸角這麼廣。「以前新加坡政府官員常對我說,如果我們有台商多好,」施至隆回憶。

但現在的問題是,「台商走出去,但錢回來不夠,讓『台商』與『台灣』變成是兩個不同的東西,」蕭萬長語重心長地說。台商已經全球走透透,非常國際化,但台灣本身卻不夠。「東亞經貿正在整合,台商都已經在佈局,政府應該要給予方便,結合台商的力量,才不會真的被邊緣化,」蕭萬長強調。

天色漸暗,檳城的一陣大雨稍稍緩解了南洋酷熱的天氣,也讓招待我們吃海產的台商老闆們興奮地說,「遇水則發喔!」 這家海產店,簡直是台灣港口邊海產店的翻版。席間,圍成一桌的台灣老闆們,三句話不脫離對家鄉台灣發展的關切之情,真有恨鐵不成鋼的感慨。 南洋行的一路上,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回了。